Welcome

和恐慌,仿佛他当时混乱的情绪已随着墨水注

不断反复,近乎两百次,没有一次是匆匆忙忙写厂来的笔迹;每一个句子都十分用心地刻画在书页上,就算是橡皮图章印出来的字也没有这么工整。看过这篇日记,我可以感受到他写下这些字句时内心的无助和恐慌,仿佛他当时混乱的情绪已随着墨水注入在日记纸上,然后又从纸上散发出来。
这不是巴比乐园一贯的生活型态,我忍不住反过来对他说:“放轻松点。”
这不是新世纪多愁善感的言论,这只是一般的常识。
这不太妙。
这次我有些距离地面对着他,用一种麻木得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漫不经心地回答:“没事,我还可以,不会有事的。谢谢你,寇克先生。”
这栋庞然矗立的双层乔治亚式建筑,红色的砖墙和白色的木板相陪衬,若换作在月光湾以外的地方,或许能称得上是全城最可爱的一栋房子。可是寇克的这一栋豪华大宅坐落在月光湾海岸边上,看起来比来自另一座银河系的太空船更令人感到突兀。这座宅院需要的是榆树而不是胡椒树,是阴沉的穹苍而非加州的万里晴空,是时而飘落的冰冷雨丝而非温暖的倾盆大雨。
这栋屋子不算很大,还没有大到令她听不见我呼喊她的程度,她的沉默让我产生不祥的预感。
这栋一层楼的木屋的外墙是由柚木建造,屋顶用的则是西洋杉木片瓦。经过风吹日晒雨淋后的木板在月光下泛着银灰色的光泽,仿佛正被恋人爱抚的女体。房屋的三面全是宽阔的阳台,上面摆着摇椅和摇篮椅。四周完全没有树木,整个地表只有沙和短草。总而言之,在那里,你想看的不是近距离的风景,而是天空、海洋和月光湾灯光闪烁的夜景,只不过市区看起来似乎比四分之三英里还更遥远。
这段路通常十分平静,让人很容易陷入沉思。今夜的湾角区依然宁静,但是看起来却像月球上的岩脉一样陌生,我不停回头张望,生怕有人在背后追逐。
这个名字相当罕见但是听起来分外熟悉。受到父亲的遗传和多年来的熏陶,我只要一下子就能想出这个名字的出处和来源。“这是(老博森的猫场现形记)(Old Possum‘s Book of Pratical Cats )里其中一只猫的名字,是缇。思。艾略特河(T.S.Eliot )的诗集。”
这个世界是多么奇妙啊!那些我们可以用感官起初体验的东西——像是巧夺天工的女体结构、自己的骨头和肉、冰冷的海水和天上的星光等等——反而比我们碰不到、尝不到、嗅不到或看不到的事物还要不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